百山探索APP百山探索官方APP安卓版,干净无广告。

白银案高承勇受审:始终低着头没看过场上任何人

2017-07-19 9:59 来源:百山探索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641 (1).jpg

图/视觉中国

出席庭审的一名家属向新京报记者回忆,高承勇剃了平头,白短袖、牛仔裤、黑布鞋,没有穿看守所的黄马甲。他戴着脚镣手铐,低着头,神色平静。看到高承勇,有家属 “腾”地站了起来,有人甚至差点骂了出来。又被法警摁了回去。

据了解,11个代理律师在庭审中宣读各家的《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

白冶家是第一个,他们的诉讼请求是:依法从重追究被告人高承勇的刑事责任;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47万余元、丧葬费2万余元、精神抚慰金50万元,以上费用合计100万余元。

出庭律师以及家属证实,11个家庭里,申请民事赔偿数额最多的一个家庭,索赔数额超过了1000万。此外,索赔金额最少的是57万元,比较普遍的数额是在一百多万。

但实际上,律师们早就给这些家属打了预防针——鉴于高承勇的经济条件,他也许没办法给予他们任何赔偿。

而在庭上,对于这些诉求,高承勇和他的律师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旁听席上,高承勇的妻子张清凤和两个儿子都没有出现。

在得知丈夫被带走将近一年后,张清凤依然无法接受他杀人的事实——她在电话里告诉辩护律师朱爱军,他们共同生活了多年,高承勇没有对她动过手,她无法理解“他会在外面做出这样的事情”。

没办法面对这些家属,是她不来旁听庭审的原因。电话里,她还叮嘱朱爱军,如果查明案件都为高承勇所为,她想对被害人家属表示歉意。

庭审时,他说累,想坐下

由于案件不公开审理,白冶介绍,上午10点,其他家属退场,法庭里只剩下了他和律师、3位法官、4位检察官、高承勇及其律师。

他坐在高承勇的左边,他们离得很近,“两米多,不到三米”。法庭旁边的大屏幕亮了。检察官把所有材料传了上去,命案现场白杰的照片、法医出示的验尸报告……

检察官陈述完后,法官问高承勇有没有不实之处,高承勇陈述了一些作案细节。

根据朱爱军律师介绍,“检方以讯问的形式进行法庭调查,高承勇的发言比较少,对今天审理的7项犯罪事实,他都认可,没有翻供的情况。”朱律师介绍说,明天,法庭将对剩下的4起指控的犯罪事实进行审理。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