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茂坪烧尸案,涉案者竟是一群少年

2017-04-25 15:29 来源:百山探索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去蓝田烧,那里有野狗,烧剩的狗会吃掉!”鼻屎提议。 

 他们又决定征用“粒的”的手机与其他人的传呼机联络。阿进指示各人以“蛋糕”暗喻尸体,“阿财”代表警察,通知烧尸者逃去。 

 他们合力将尸体从厕所抬出,抬入纸箱内,再盖上胶袋及三叔家的毛毡。部分人见状害怕起来,纷纷上香,有人则在屋内喷空气清新剂。

 “鼻屎”负责封箱,他用牛皮胶纸仔细地把所有缝隙都封好,“粒的”这时推著木头车到来。阿进于是分配工作,命部分人把风,另一些则假装搬屋,把藏尸的及装满三叔家小型电器的纸箱运往秀茂坪邨三十二座。他们认为,那里正在清拆,不易被人发觉。

子健害怕起来,坚拒进入烧尸地点。阿进另外找人代替。不久,拆楼地盘冒出火光,烧尸四人组冲了出来。 

 “我自己在里面,没有人帮忙。”智伟后来抱怨。他先把纸箱倒满火水,再用报纸点火燃烧;黑仔则拿著电筒照明。 

 后来,他们再返回烧尸现场察看。黑仔及粒的出来汇报情况:“膝头以下不见了,天花板黑透,纸箱没有了,阿鸡的头烧得好像Jordon(乔丹)……他的姿势没有变,眼珠没了,面部认不到了。” 

 原来他们烧尸前,是先淋腐蚀性液体,令人不能辨认阿鸡容颜。 

 各人越想越惊,决定多烧一次。这时已差不多天亮,他们怕被地盘工人开工发现,所以决定将烧剩的尸首抛弃到附近垃圾站。阿鸡的残骸最后被垃圾车运往堆填区,从此人间蒸发。 

秀茂坪烧尸案

秀茂坪烧尸案

秀茂坪烧尸案侦破

 当各人往察看毁尸灭迹的情况时,三叔觉得必须报警。因为家中无电话,他首先跑到街上致电他大嫂,说自己被人虐打,但她不相信。他最后打999报案,救护车随即送他到医院。 

 这件童党烧尸案就这样给揭发出来。 

 1997年5月17日凌晨12时,石子健在家中被警察带走。到了早上6时,秀茂坪重案组探员到秀安楼许家,智伟、肥勇及“鼻屎”同在一起。智伟当时在房内睡觉。在探员查问下,童党开始互“笃背脊”。“不止我一个人打阿鸡,麦家豪都有分打。”智伟指著房外的“鼻屎”。 

 “鼻屎”即场承认:“是三叔叫我们打阿鸡。” 

 重案组在展开拘捕首天,突然天气反常,暴雨狂风,一名探员就说:“莫非真有冤情。” 

 就这样,他们十四人,先后被带返警署。调查初期,重案组在搜集证据方面的确出现过困难。因为三叔智力迟钝,要他清楚复述整个案发经过,似乎毫不容易。加上一直无法寻回阿鸡的尸体,更遑论鉴别死因。 

 警方只能重回三十二座烧尸现场,捡回阿鸡的下肢碎骨送去化验,可惜骸骨实在烧得太厉害,无法验到DNA。 

 直至石子健转作污点证人,给了首份口供,探队才一步步地掌握案情。 

 案破了,刑判了,但对这班童党来说,仍然只是虚无之事,没什么感觉,因为在他们的幻想世界中,人是打不死的。 

 被判谋杀罪成立,入狱廿三年的黄金宝,就对阿鸡的死感到意外。 

 “我没想过他会死,因为之前三叔被这么多人打,都没有死。”他在被判刑前在狱中向人表示。 

 他们仍只当玩了一场刺激的游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