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茂坪烧尸案,涉案者竟是一群少年

2017-04-25 15:29 来源:百山探索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不要呀!”阿鸡见状大叫。 

 话音未落,凳脚已“嘭”一声落在他的右盆骨上。他痛得蜷缩在地上呈S形震动,像活鱼死前的挣扎。智伟也拿起折凳在同一位置打下去。 

 不多久,终于有人发现他失去了知觉,于是拖他入厕所,用水冲湿他的头,可是他们还没有因此而停手。

 “我不是特别憎阿鸡,我想打他,因为其他人都打他……他们打他的时候好开心的样子,个个都嘻嘻哈哈……一边打,一边笑,又侮辱他……好像每人都踢他……看见所有不关事的都踢他,我开始好兴奋。”黄金宝事后向人说出当时的心理状态。 

 后来三叔屋内的香烟全给抽完,他们要阿鸡出钱买烟,问他皮包放在哪里,发觉他已语意不清,而且身体冰冷,始知“玩出火”。 

 黑仔想弄醒他,但他无甚反应,遂取出一塑胶扫把棍,猛力地打他的头,打一下棍断去一截,但他仍动也不动。 

 他们此时唯有替他急救,学救护员按他心口,抬他上床,为他做人工呼吸,又散开让空气流通。 

 各人开始急起来,智伟在关帝像前上香,祈求说:“保佑我兄弟不要死!” 

 子健一手抢了粒的的手机想报警,却遭阿进阻止。粒的连忙致电朋友希望找黑市医生,可惜一切来得太迟,阿鸡的呼吸越来越微弱,给虐打了接近三小时后,终于魂断。 

秀茂坪烧尸案

秀茂坪烧尸案

秀茂坪烧尸案烧尸过程

 阿鸡死后,他们商量如何善后,最后决定把尸体包好抬到楼下烧尸。 

 阿进发号施令,指挥大家脱去阿鸡的短裤,再用电线及白胶袋包裹尸体的头及手,以免遗下证据。 

 他们怕被发现,不敢开灯,只借电视机的光线照明。粒的及智伟负责出外找木头车,却看到街上有警察经过,惟有将尸体放在厕所内,待翌日再处理。 

 临走前,他们又商量好各人要面露笑容离开,以免被电梯的录影机拍下异样。 

 阿进拿著棍恐吓三叔:“如果你讲出来,我就把你也杀了……你上上下下都杀掉,包括你大哥大嫂,你想清楚!” 

由于之前所得的伤势,加上害怕,三叔蜷著身子,全身麻痹地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眼泪直流,一动也不动,伴著阿鸡的尸体睡著了。 

 翌日,童党之一的石子健到蓝田一所中学会考,碰到阿九(陈荣锦),向他说:“阿鸡被人打死了。”阿九初时不信,但子健把事件详情告诉他后,他确信是事实,还告诉了前一夜提早离开的阿甘。 

 阿甘和阿九情急之下把事情告诉了位于翠屏邨的小童群益会观塘外展社工队社工刘宜发,他却不信此事。

 “发sir叫我不要乱讲,不要跟别人讲。”刘志文(阿甘)在庭上作供时说。 

 晚上7时许,粒的、金宝及阿进到子健家,阿进劈头第一句:“我找了四个人进三十二座烧阿鸡的尸体,其中一个是你。” 

 原来各人下午已云集三叔家,商量此事,并选出四个烧尸代表。 

 子健到三叔家时,已见“鼻屎”在搬一个装廿九寸电视的纸箱。智伟又吩咐其他人买火水和镪水,以便烧尸和毁去阿鸡容貌。 

 他又千叮万嘱:“不要被人看见(他)上头(头颅)和下头(下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