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茂坪烧尸案,涉案者竟是一群少年

2017-04-25 15:29 来源:百山探索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原来案发前一个月,阿鸡曾在学校说Cass是非。这是他的老毛病,经常口多多,编故事。Cass很生气,用石子丢他,阿鸡用粗口回敬:“×你老母。”Cass于是像疯了般捡起什么便扔向阿鸡。 

 Cass这番发难,就是要报被骂之仇。 

 石子健这样形容当时的情况:“女生们拿着雨伞,用柄打他,好像打狗般。” 

 此时,大家的情绪已失控,越打越兴奋,每个人都动了手。 

 阿进最后决定不用拳脚,问在场的麦家豪(鼻屎)借了条皮带,然后对折成一半,乱打在阿鸡手脚上,像战时日本军拷打犯人一样。 

 没命的抽打了五分钟,皮带扣飞脱了,“鼻屎”很生气,认为阿鸡累到他的皮带“报销”,于是他扑前向阿鸡狂抽泄愤。 

 接著,鼻屎像灵机一触,突然吆喝说:“要扎棍(黑社会规定),不关事的人走开。”随即摆开家法,要严惩“二五仔”。 

 他叫阿鸡跪在一支晾衣竹上,面向着关帝像,叫阿鸡托着另一条竹,自己细数所做错的事,鼻屎又拿著一支棍,一下下打在阿鸡颈背上。 

 每打一下,阿鸡的头都会微冲向前,发出“嘭嘭”的响声。 

 各人一个接一个上前,给他“扎棍”。阿鸡的脚给晾衫竹掉下来的碎块插伤了,开始流血。 

 这时,跑去班武器的“粒的”再回来,将两支铁水管,分给阿进及智伟。他们兴高采烈用硬币把自己的名字刻在水管上,恍如武林高手的武器。 

 由于武器太少,“粒的”又出去找了另一支更长的铁水管,子健把它锯成一长一短,自己用一支,另一支给“粒的”。 

秀茂坪烧尸案

秀茂坪烧尸案

 金宝分不到武器,所以就地取材,拿了厨房的铲子代替。各人准备就绪,阿进发号施令。 

 “轮到我们扎棍。如果念到哪句句诗,提到谁的名字,谁就打他。” 

 原来,各人大都有自己起的“名堂”,首先说出堂口的名称:“王朝终于有个朵。”跟下来就是:“不落王旗巨筋进,洪兴揸fit大佬必,振东车房花王九,武术指导forest gump,王朝书童小的子,吉列猪扒许智勇。” 

 由阿进带头,他们依社团内排名,一个个打阿鸡。只有短短十几句的诗却背足十分钟,他们也就打足十分钟。 

 子健在“扎棍”后,随即脱去上衣,摆出一个“揸fit look”,还得意洋洋得让大家给他拍照。 

 “家法”施行了差不多,各人于是中场休息,坐下来吸烟。 

 之后,阿进命跪在地上的“二五仔”张开口,吃掉尚未熄灭的烟头。当时阿鸡已没什么知觉,只有张大口照办。他的手、身、背、脚上都满布伤口,鼻血也不断流出来,瘀痕清晰可见。 

 阿甘见状吓了一跳,立刻带他到厕所洗脸,让他清醒过来,他真的如阿甘所愿。“求求你,我顶不住了,叫他们放过我!”阿鸡用沙哑而微弱的声音向阿甘哀求。

阿甘对阿进说,:“算了!不要打啦!” 

 阿甘本想带阿鸡离去,以免各人闯出大祸,可惜阿进不肯,还讥笑他是“裙脚仔”,要准时回家,阿甘一怒之下离开。 

 “你要向每个人道歉。”阿进对阿鸡说。 

 阿鸡为求保命,当然依他逐一道歉。谁知还未说完,阿进已使劲地一脚踢向他,踢得他从床前直飞落鞋柜前面。 

 阿鸡随即不支倒地,鼻屎顺手拿起折凳向在旁的朋友说:“我教你扑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