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山探索APP百山探索官方APP安卓版,干净无广告。

秀茂坪烧尸案,涉案者竟是一群少年

2017-04-25 15:29 来源:百山探索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秀茂坪烧尸案肆意虐杀

 1997年5月14日的晚上,死亡的召集在幽暗的夜里进行著。 

 晚上8时,石子健正在邨内的小童群益会温习,准备翌日的中学会考。再次之前,他跑到三叔家中,看过他的伤势,毕竟他曾动过手。 

 其间,他听到许氏兄弟在商量,要找阿鸡出来“玩他”。 

 “我们觉得他(阿鸡)多管闲事,叫三叔去报警。”石子健在庭上作供时说。 

 同时,他忆述了事发的详细经过。 

 首先,阿进叫陈德明(粒的)打电话给阿鸡,说他“大佬”在群益会门口等他,阿鸡中计,说会出来赴约。 

 猎物自投罗网,嗜血的豺狼正张牙舞爪。 

 他们等分成两批,一批在三叔家中等候,另一批由智伟带领到群益会见阿鸡。

 圈套一下一下收紧,阿鸡一踏入三叔的门口,便退无可退。阿鸡还未坐稳,三个人已质问他:“是不是你叫三叔报警的?” 

秀茂坪烧尸案

秀茂坪烧尸案

 接著,子健就扑前一轮拳打脚踢,阿鸡大叫“好痛”,然后跌在地上。阿进见势,先用折凳卡住阿鸡的颈,再用脚踏着他的双手,令他动弹不得,跟著用自制的双节棍狂打他心口。  

“你知不知道你衰什么?”他每问一次便打他一下。 

普通的虐打,对阿进已没新意,他要用创新花款打得更过瘾。他合起双臂,使尽全身的劲捉住他双脚,来招“人肉打桩机”,把阿鸡倒吊,将他的头颅一下一下舂在地上。“粒的”则蹲下来打他心口,二人越打越兴奋,打到累了才停手。  

阿鸡终于有了一刻喘息的机会。  

“他和阿鸡说:‘怎样呀?顶得顺吗?给些好东西你吃啊!’”劫后余生的三叔记者忆述他们的话。  

他们似乎不想这游戏那么快完,所以让阿鸡回一回气,并逗弄著他,喂他吃喜欢的酸榄,“服侍”他吃“残废餐”。  鸡被打得口肿面肿,榄汁从嘴角滴下,滴到地上,阿进立即大动肝火。“你干什么?立即脱下衣服擦掉!” 

 阿鸡不敢反抗,把穿着的T恤脱下来抹地。 

 “你同我起身!”阿进再吆喝,阿鸡唯有照办。 

 接著,在旁的女童党也大胆起来,Cass罗桂芬狠狠地打了阿鸡一巴,说:“为什么你在学校用粗口问候我老母?”在场的佩仪和阿仪这时也勇起来,一齐冲上前对他拳打脚踢。 

 男童党见女孩子变得那么凶狠,也有点惊讶。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