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山探索APP百山探索官方APP安卓版,干净无广告。

秀茂坪烧尸案,涉案者竟是一群少年

2017-04-25 15:29 来源:百山探索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秀茂坪烧尸案残暴首段

 最初,大家相安无事,他们只是到三叔的家玩电子游戏机、抽抽烟、喝喝啤酒、打麻雀之类。但后来蛊惑仔文化逐渐上脑,自恃已学得江湖道行的智伟开始欺负三叔。 

 一次,三叔放了五百元在家,准备用来交电费,结果给智伟偷去了。三叔当然要他还,但他当耳边风,还骂他。 

 由于三叔有轻度弱智的缺陷,童党开始向他动手动脚,以发泄他们的暴力冲动。有时一言不合,就将他充作人肉沙包。 

 在这班童党中,阿鸡与他的感情算最好,三叔知道他们与邨内黑帮沾上了关系后,就向阿鸡出言相劝。 

 “其实我叫过阿鸡好多次,他都没有听我讲。我叫他要走就快点走。后来被智伟知道了,用报纸点着火,从气窗抛入我家里,烧了一张沙发,差点整间屋都烧了。”三叔对记者说。 

 童党放火烧屋后,发现火势越烧越猛,怕自己的“俱乐部”毁诸一旦,便急急拿来消防筒将火扑熄,但三叔已被吓得目瞪口呆。 

秀茂坪烧尸案

秀茂坪烧尸案

 这事发生后不久,三叔又再度惹祸上身。  

邨内一名叫肥威的少年,由于与“王朝”童党来往,三叔一次在邨内见到他,就劝他不要被人踢入会,但事情被智伟知道,又惹来毒打。 

 除了三叔,阿鸡也同样被人欺负。 

 案发前两个月,绰号黑仔的吴明俊就曾当众脱去阿鸡裤子,要他赤裸下身,爬在地上,自己则坐上他背脊“骑牛牛”,还用硬胶拖鞋鞭打他,打至臀部皮开肉裂为止。结果阿鸡在秀乐楼朋友家中养伤十多天才敢回家。 

 这种手法正与童党中绰号“粒的”的陈德明,在小学时的遭遇一模一样。 

 在8至12岁那4年间,陈德明在学校常被同学欺凌,好几次被拖进厕所内打,还给浇冷水,又按他的头到花洒下,淋得全身湿透,他们甚至当众强脱他的裤子,以此羞辱他。 

 案发一年前,“粒的”当时已是15岁,却仍被人欺负,最后还给打断了骨,身上瘀伤满布,在联合医院留医。这些遭遇,令他萌生强烈的报复心态。 

 “他们这班人,很喜欢用曾经受过的酷刑对付别人,这些经验互相传递,只是看谁的运气不好(被杀)而已!”一名办案探员说。 

 虐打的情况,就这样在三叔的家衍生着,而三叔亦终于经历到最难忘的一次。 

 “我和智伟一起工作。有一次他没有上班,我知道了,就告诉他妈妈。他就说我出卖了他。”三叔说。 

 这一次,智伟就“吹鸡”行大刑。 

 1997年5月12日的晚上,“王朝”帮两个领袖,智伟及阿进率领十多个手下直奔三叔家中,指三叔是“二五仔”,要严加教训。 

 十多人轮流拳打脚踢,还用折凳、直立风扇、柜桶等硬物狂殴三小时,虽然三叔身材尚算健硕,但已被殴得头面肿胀,奄奄一息躲在家中养伤。由于三叔所住的三十九座是列作重建的楼宇,所以不少邻居已迁离,未有人听到他惨叫。 

 此时被同情三叔的阿鸡知道,著三叔去报警,但想不到因此惹来杀身之祸,而且死得很惨。

图片推荐